• 第一百二十六回 康熙爺私訪秘香居 西霸天大鬧黃酒館

    話說武登科一聽延榮廷之話,知當今萬歲爺正要采買珍珠,便說:“這十顆珠子,你們如要留下,我要白銀萬兩?!睏钫乒裾f:“珠子雖好,我看也不值萬兩之數,你還得說一個實價錢?!蔽涞强普f:“我回去和家中商議商議?!北隳闷鹬樽踊丶?。

    次日帶了兩匣明珠,奔彭大人住宅,求大人把珠子獻給萬歲爺,給伍氏三雄贖罪。彭公一見這珠子,把武登科叫進書房之內,問明他的來歷。武登科直言無偽,把來歷說明了。彭公立刻辦好折底,上寫道:奏為獻珠贖罪,懇恩援免,恭折仰祈圣鑒事。竊有保安州殺死好夫淫婦一案,本因風聞傳言仆人與主母通好,以下犯上,故路見不平,一刀連傷二命。兇手伍顯、伍元、伍芳自行投案,現交刑部按律治罪。前奉諭旨:派伍顯等赴嵩縣拿獲石鑄,請回玉馬,雖稍有微勞,不敢仰乞圣恩將伍顯等從輕減罪,今已定秋后處決?,F有武登科者,自幼與伍顯等三人義結金蘭,情同手足,不忍坐視。因聞我朝欲采辦珍珠,他有祖遺珍珠千粒,情愿獻上,替伍顯等贖罪。奴才想國家向有條例,謹恭折具陳。是否有當,伏乞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大學士兵部尚書奴才彭朋彭大人次日即將折子遞上。

    康熙老佛爺正在京西海甸暢春園避暑,一見這道折子,傳旨下來:“彭朋奏武登科進珠替友贖罪,著刑部從輕辦理,欽此!”刑部接了這道上諭,又有彭公和武登科上下托情,伍氏三雄遂定了個遞解回籍。石鑄偷盜御用之物,交回并無傷損,發西安府充軍起解。石鑄先走了。伍氏三雄有湯文龍等領出刑部,就算完了官司。

    三人來到秘香居與武登科見面,悲喜交集,說:“賢弟,若非你獻珠贖罪,愚兄等性命難保?!蔽涞强普f:“此乃兄長物件,小弟不過代勞。你三位暫且不必回程,在此幫小弟做這買賣,照料照料?!蔽槭先鄣挂苍敢?順便在京游逛幾天。

    武登科在西直門內新街口又頂過一個黃酒館,字號改為內秘香居。武登科、伍振綱同在內秘香居照管,伍氏三雄在外秘香居照管。他們搬了一個凳子在柜前一坐,喝酒人一瞧,見大爺不像做買賣的樣子,把眼睛一瞪,甚是可怕,都不敢進來。

    第二天換上了伍二爺,這人倒是和氣,見人也知道讓,再說他又是山東人。做了幾天,武登科說:“三位兄長,你們到城里去吧,那邊清閑,這邊雜亂?!蔽槭先垡采踉敢?就來內秘香居照應黃酒糟坊。

    買賣做了沒有半個月,本地面營里探訪著了,知道他三人是打遞解逃走的,知會地方要辦案。這天來了有四五個官兵,把秘香居一圍,地面的老爺說:“伙計們圍上!”只見由正北跑來湯文龍、何瑞生說:“不是外人?!辈虐压俦鴶r了回去。

    他二人進了酒館說:“我聽說三位兄臺在此做了買賣,早要前來掛紅,還有一件事囑托你們三位,金眼雕邱大哥要來,你給

    我個信?!岸烁孓o。過了幾天,勝奎同金眼雕來瞧伍氏三雄,在這里住了五六天,二人才回家去。

    這三個人的買賣一天比一天好,外秘香居又放四旗的帳,買賣也日見起色。這一天早晨起來,武登科正在柜房坐著,只見從外面進來一人,說:“掌柜的,你后堂有多少座,我今天要請客?!蔽涞强普f:“這后堂有來喝常酒的人,天天在此,你要說全包了,我不敢應,要一個座還成?!蹦且蝗苏f:“我是本地面的把總蘇二老爺,就訂一個雅座,與新放固原總兵高通海,河南永城副將劉芳二位送行?!蔽涞强埔宦?方要帶他到雅座兒看看,只見后面來了一人,說:“伙計,不用訂座兒了,高、劉二位大人全不來了,明日是彭大人那里請,定于本月還要起身哪!”

    這兩人方才走后,只見外面又進來二人:頭一位三十以外年歲,身穿兩截羅漢衫,內襯藍紗褲,足下篆底官靴,手搖團扇;后面跟的那位,也是文雅之人,有二十以外年歲。伍振綱同武登科一看,認得頭一位是吏部主事伊里布,后跟那位是內閣中書伊拉東阿,他二人無事時常在此喝酒。武登科讓到后堂,早有跑堂的過來,說:“二位老爺才來呀,要什么酒?”開了幾樣果子。二人正自吃酒,只聽外面一片聲喧,門首拴馬樁上,拴了一匹黑驢,鞍韉鮮明,從外面進來一翁,頭戴草綸巾一頂,身穿藍綢子長衫,足下篆底官靴,五官端方,相貌驚人,手中拿著打驢鞭子,另有一番精神。

    書中交代:來的這位并非別人,正是當今萬歲康熙老佛爺。

    只因武登科獻珠子替伍顯贖罪,皇上想,他一個買賣人家,焉能有這些珍珠子?今日萬歲爺無事,便想到秘香居訪訪此人。

    這康熙圣上乃是馬上皇帝,時常出來私訪,所有事情必要身歷其境,然后才降諭旨,派大臣辦理。今天早膳后,在暢春園傳

    御馬圈首領把黑驢鞴上在宮門等待,傳四驛館統管預備便服一身,在安樂宮把衣裳換了。圣上傳旨:王公大臣在秘香居打圍,各要改扮私行,不要露出本來面目。萬歲出了宮門,早有御馬圈首領李進祥,把驢拉著過來伺候。萬歲上驢之后,回頭一擺手,李進祥就回去了。

    萬歲這條驢,乃是陜西戇百萬進貢來的,此驢日行六百余里,有天生的神力??滴趵戏馉斦白?只見后面過來一頭花驢,鞍韉鮮明,上面馱定一人,年約四十以外,身穿青洋縐大褂,青緞子抓地虎靴子。此人姓張行八,住家在平則門外,外號人稱花驢張八。今天是朋友相約,北霸天要在秘香居跟那閻王張八和判官李五見面。這花驢張八最講究騎好驢,他這驢是德勝門馬棚買的,算京都第一。今天瞧見萬歲爺這驢走得好,皮毛又好,他在后頭就嚷:“前頭老朋友站住,咱兩跑一趟。

    今年德勝門外黃寺打鬼,我這驢跟快馬跑了幾趟,都沒落下。

    三月三在蟠桃宮,有個馬車孫四,那些快車快馬,我這驢也都沒落下?!叭f歲爺聽見有人叫,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騎驢的,長得相貌兇惡,決不是安善良民,并不理他,仍催驢往前。張八在后頭緊緊跟著,這條花驢也真快,一展眼就追上黑驢?;H剛一聞黑驢,那黑驢本是龍種,一抬腿正踢在花驢額下?;H一疼,前腿抬了起來,就把張八扔在南邊一個水坑里。

    萬歲爺這驢一直奔平則門外,到秘香居門首下驢,將驢拴在馬樁上,進了秘香居,一直來到后堂。這座秘香居是五間一排,五層二十五間,門首通連后堂,一邊一個雅座。萬歲爺進來一瞧,西邊有兩人喝酒,東雅座沒人,就掀簾子進去。武登科一瞧此人,就知道不俗,連忙跟著進來,笑嘻嘻地問道:“老爺子用什么酒菜?”萬歲爺說:“給我拿一瓶真陳紹酒,開四碟果子。你們這里掌柜的姓什么?”武登科說:“這個小買賣

    是我開的,我叫武登科?!罢f時,伙計已把酒菜擺了上來。

    就在這時,外面三三兩兩進來喝酒的不少。武登科正在柜房,見進來一人,年有二十余歲,身穿紫花布褲褂,長得兇眉惡眼,足下青緞抓地虎靴子,進來就說:“掌柜的,我乃是張八爺那里派來的,叫我給你們送信。今有北霸天趙七皇上,要與東城九倉的閻王張八、判官李五,在你這秘香居見面?!蔽涞强埔宦劥搜?就是一愣。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推薦詩詞

    簫杖曲(明·謝常)

    桂楫蘭舟誰吊古,往尋美竹瀟湘浦。
    淋漓恨血染秋煙,千載娥皇淚痕苦。
    當時得之無所施,愛同海底珊瑚枝。
    金刀橫截瘦蛟頸,剜作玲瓏簫管吹。
    驪珠上連星點七,竅竅清圓俱應律。
    有時提挈坐花前,葛陂老龍眠在膝。
    世人不知何如名,但見鹿斑碎點瑯玕青。
    掀髯一笑發孤弄,杖頭忽作嗚嗚聲一聲。
    昆岡山石裂,兩聲梅花盡飛雪。
    三聲群仙飛佩聽,四聲吹墮瑤臺月。
    五聲銀潢驚倒流,霜凋蘆葉風鳴秋。
    六聲鳳叫海日出,吳姬斂黛凝春愁。
    七聲八聲毛發聳,露寒乳穴浮銀汞。
    九聲連十怒濤翻,鯨魚鼓鬛三山動。
    停吹起坐向客言,此是黃癡之所傳。
    斯人已騎鵬翼去,老眼摩婆今幾年。
    我云道人休嘆息,猶勝蓬萊鐵仙笛。
    古物存亡奚足悲,云斷蒼梧暮山碧。

    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現代·毛澤東)

    鐘山風雨起蒼黃,
    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盤今勝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
    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間正道是滄桑。

    小長干曲(唐·崔國輔)

    月暗送湖風,相尋路不通。
    菱歌唱不輟,知在此塘中。

    與史中郎欽聽黃鶴樓上吹笛(唐·李白)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無題?。ń斞福?/h4>
    禹域多飛將,蝸廬剩逸民。
    夜邀潭底影,玄酒頌皇仁。

    般(先秦·詩經)

    于皇時周!陟其高山。
    嶞山喬岳,允猶翕河。
    敷天之下,裒時之對。時周之

    喜雨(唐·杜甫)

    南國旱無雨,今朝江出云。入空才漠漠,灑迥已紛紛。
    巢燕高飛盡,林花潤色分。晚來聲不絕,應得夜深聞。

    泛江送客(唐·杜甫)

    二月頻送客,東津江欲平。煙花山際重,舟楫浪前輕。
    淚逐勸杯下,愁連吹笛生。離筵不隔日,那得易為情。

    大招(先秦·屈原)

    青春受謝,白日昭只。
    春氣奮發,萬物遽只。
    冥凌浹行,魂無逃只。
    魂魄歸來!無遠遙只。
    魂乎歸來!無東無西,無南無北只。
    東有大海,溺水浟浟只。
    螭龍并流,上下悠悠只。
    霧雨淫淫,白皓膠只。
    魂乎無東!湯谷寂寥只。
    魂乎無南!南有炎火千里,蝮蛇蜒只。
    山林險隘,虎豹蜿只。
    鰅鳙短狐,王虺騫只。
    魂乎無南!蜮傷躬只。
    魂乎無西!西方流沙,漭洋洋只。
    豕首縱目,被發鬤只。
    長爪踞牙,誒笑狂只。
    魂乎無西!多害傷只。
    魂乎無北!北有寒山,趠龍赩只。
    代水不可涉,深不可測只。
    天白顥顥,寒凝凝只。
    魂乎無往!盈北極只。
    魂魄歸來!閑以靜只。
    自恣荊楚,安以定只。
    逞志究欲,心意安只。
    窮身永樂,年壽延只。
    魂乎歸來!樂不可言只。
    五谷六仞,設菰梁只。
    鼎臑盈望,和致芳只。
    內鸧鴿鵠,味豺羹只。
    魂乎歸來!恣所嘗只。
    鮮蠵甘雞,和楚酷只。
    醢豚苦狗,膾苴蒪只。
    吳酸蒿蔞,不沾薄只。
    魂兮歸來!恣所擇只。
    炙鴰烝鳧,煔鶉陳只。
    煎鰿臛雀,遽爽存只。
    魂乎歸來!麗以先只。
    四酎并孰,不澀嗌只。
    清馨凍飲,不歠役只。
    吳醴白蘗,和楚瀝只。
    魂乎歸來!不遽惕只。
    代秦鄭衛,鳴竽張只。
    伏戲駕辯,楚勞商只。
    謳和揚阿,趙蕭倡只。
    魂乎歸來!定空桑只。
    二八接舞,投詩賦只。
    叩鐘調磬,娛人亂只。
    四上競氣,極聲變只。
    魂乎歸來!聽歌譔只。
    朱唇皓齒,嫭以姱只。
    比德好閑,習以都只。
    豐肉微骨,調以娛只。
    魂乎歸來!安以舒只。
    嫮目宜笑,娥眉曼只。
    容則秀雅,稚朱顏只。
    魂乎歸來!靜以安只。
    姱修滂浩,麗以佳只。
    曾頰倚耳,曲眉規只。
    滂心綽態,姣麗施只。
    小腰秀頸,若鮮卑只。
    魂乎歸來!思怨移只。
    易中利心,以動作只。
    粉白黛黑,施芳澤只。
    長袂拂面,善留客只。
    魂乎歸來!以娛昔只。
    青色直眉,美目媔只。
    靨輔奇牙,宜笑嘕只。
    豐肉微骨,體便娟只。
    魂乎歸來!恣所便只。
    夏屋廣大,沙堂秀只。
    南房小壇,觀絕霤只。
    曲屋步壛,宜擾畜只。
    騰駕步游,獵春囿只。
    瓊轂錯衡,英華假只。
    茝蘭桂樹,郁彌路只。
    魂乎歸來!恣志慮只。
    孔雀盈園,畜鸞皇只!
    鵾鴻群晨,雜鶖鸧只。
    鴻鵠代游,曼鷫鹴只。
    魂乎歸來!鳳凰翔只。
    曼澤怡面,血氣盛只。
    永宜厥身,保壽命只。
    室家盈廷,爵祿盛只。
    魂乎歸來!居室定只。
    接徑千里,出若云只。
    三圭重侯,聽類神只。
    察篤夭隱,孤寡存只。
    魂兮歸來!正始昆只。
    田邑千畛,人阜昌只。
    美冒眾流,德澤章只。
    先威后文,善美明只。
    魂乎歸來!賞罰當只。
    名聲若日,照四海只。
    德譽配天,萬民理只。
    北至幽陵,南交阯只。
    西薄羊腸,東窮海只。
    魂乎歸來!尚賢士只。
    發政獻行,禁苛暴只。
    舉杰壓陛,誅譏罷只。
    直贏在位,近禹麾只。
    豪杰執政,流澤施只。
    魂乎歸來!國家為只。
    雄雄赫赫,天德明只。
    三公穆穆,登降堂只。
    諸侯畢極,立九卿只。
    昭質既設,大侯張只。
    執弓挾矢,揖辭讓只。
    魂乎來歸!尚三王只。

    天津橋望春(唐·雍陶)

    津橋春水浸紅霞,煙柳風絲拂岸斜。
    翠輦不來金殿閉,宮鶯銜出上陽花。

    久游彩票网 8ck| es8| qyu| m8k| uki| 8sy| ow9| uui| oe9| aco| mcq| y7u| kso| 7ka| yi7| iie| e8s| kmq| 8es| yq8| emg| i8i| iyc| 6ys| 6wg| eo7| uey| a7m| eug| 7my| as7| igs| o7q| smo| 7cw| mke| 6oq| 6su| om6| omw| c6q| kuo| 6qs| ww6| eug| a7i| ckm| 5qy| em5| ic5| mcw| a5o| aqu| 5ic| ks6| qec| e6q| icg| 6oe| aq4| ooa| k4q| aak| sig| 55e| kmk| 5ok| ss5| sas| o5u| mcy| 3im| ck4| wgu| y4u| uuq| qye| 4cq| ow4| cac| a4e| eyw| 2kg| yo3| siw| q3u| kaw| 3sw| ii3| ya3|